惠黎基金会中国办事处2000年工作年报

 

进入2000年,惠黎基金会已经成为有独特的理念,科学、严谨的项目管理方式和境内外公众广泛支持的公益型良性运营组织。截止12月31日,基金会在中国境内京、鄂、冀、晋、陕、粤、湘、赣、滇、桂、青、藏、内蒙古13个省、区、直辖市的29所乡村学校建立了有长久资金来源、合作伙伴参与、公众支持和志愿者参与服务的可持续助学项目。项目惠及汉、满、蒙、藏、壮、苗、土家、撒拉、仫佬在内的九个民族8457位学童。(见表)       

(单位:人民币/元)

项     目

1995年至2000年

2000年度

助学专项基金

230,400.00

90,618.00

项目股本

1,465,356.37

392,320.00

地方配套*

267,500.00

69,000.00

民众募集

16,650.00

2,000.00

无息贷款

65,000.00

65,000.00

合    计

2,044,906.37

618,938.00

救助金额

240,284.49

115,410.79

直接受益人数

3929

1556

            *不包括实物和劳务折价

过去一年中,基金会中国境内工作遵循“巩固、充实、提高”的原则,在项目的规范化管理和基金会组织建设方面开展了系列工作,取得了明显收获。

一、 项目规范化管理

惠黎基金会的助学宗旨是通过乡村学校勤农助学,建立商品农业项目以获得长久收益来源而实现的。因而助学项目的规范化管理。便成为基金会工作的重点和难点。2000年,我们在继承和总结前几年工作经验的基础上,从三个方面强化了项目的规范化管理。

1、公开的、负责任的财务监督和控制

负责任的财务决策是惠黎基金会可持续助学计划得以实现的基本保证,也是基金会助学工作的灵魂。基金会为所有捐助项目提供财务管理方法,包括可行性研究,预算程序,采购、核销、财务报告(现金流量表、损益表和资产负债表)、审计、收益预测、分配计划和财务信息披露。

2000年我们为所有项目学校印发了统一的报表和收据,包括:现金流量表、损益表、资产负债表、资金预结算报表、会计凭证汇总报表、项目实施跟踪表和可持续助学项目款收据、助学专项基金收据、助学金领取收据、项目小额支出收据、流动金贷款收据。从制度上杜绝了资金使用过程中诸如抢用、挪用、无计划支出、无凭证支出等违规行为,在意识上强化了对财务管理工作科学性和严密性的认识。

8月,基金会与加拿大国际开发署公民社会项目及中华慈善总会合作,在北京召开了“乡村社区助学研讨会”,会议就“公开的、负责任的财务决策”这一议题进行了深入的研讨,惠黎基金会嘉宾、注册会计师张家瑞女士系统地讲授了财务与会计常识,并采用案例分析的方式为与会者演示了从原始凭证到会计报表的系列会计预算程序。清晰了救助帐目与可持续助学项目财务上的分割和联系,加深了项目执行者对帐目处理整个过程的理解。

2000年,基金会工作人员及其志愿者、合作伙伴在严格财务管理方面做出了努力,使基金会的财务运作原则得到了坚持和落实。极个别项目学校和受援地政府、志愿者在项目初始时为争取基金会救助资金而弄虚做假的投机行为,在严格后的财务报表上得到了反映。本年度三、四季度报表显示,绝大部分项目学校己开始走向规范运作,部分项目财务控制初显成效。如山西西辛璧小学、青海撒拉女子中学、湖北黄歇口小学、希望小学、木鱼小学、湖南湾夫中学健康、明晰的财务管理,支持助学项目走上了持续发展之路。

2、  “区议事会”参与可持续助学项目的决策和监督

 2000年开始,基金会在已实施项目的单位和新开设助学项目的单位推行社区议事会制度。在陕西安寺学区、山西前岭西学区、内蒙古巴彦塔拉学区、河北八卦岭学区,基金会工作人员深入学校和农户家庭组织、参与民主选举,协助学校建立社区议事会。反复宣讲议事会职责、职能,使这一制度具体并且真实地存在而且发挥作用。

在北京举办的“乡村社区助学研讨会”又将“社区议事会如何行使科学决策和民主监督职能”作为会议讨论的重点议题,提交大会讨论。会议以问卷调查、录像实放、案例辩析、专题讨论等形式对可持续助学项目的民主监督形式、内容和措施及社区议事会的职责、范围、议事程序进行了研讨,使与会者在直观上、感性上了解了社区议事会的议事程序和运作方式,更深刻地理解了社区议事会的基本职能。明晰了社区议事会在可持续助学项目中对现金支出、转户、再投资等重大财务问题所负有的责任。

正如基金会嘉宾财政部官员何成军先生所说:惠黎社区议事会正是在项目财务监控、收益分配中执行的职能和发挥的作用使惠黎可持续助学项目的财务运作真正置于民主决策过程之下,并从民主程序中获得了“合法性”而得到学区内政府和师生、家长的认可、赞同和支持。社区议事会对可持续助学项目的监督,因其内容和实施主体、责任对象等因素,决定了社区议事会代表着受援地村民及全体学童的家庭利益,因而这种监管也更加具有民主性、公开性、公正性和权威性。

经过2000年的示范探索,社区议事会制度作为可持续助学项目取得成功的基本原则之一,己被受援学校所在乡村广泛接受,并逐步得到推广。

3、加强可行性论证,调整项目结构,提高经济效益

年初,基金会工作人员分赴各项目点,对实施中的项目进行深入考察,发现并采取相应措施及时纠正项目实施前后因可行论证的主观性和经营管理的随意性而造成的资金挪用和浪费。如湖北下堡小学,预算支出金额与项目结算金额出现30%的缺口,结余资金12,500元中有6,000元被当地志愿者挪到其他学校做项目,而新开的茶厂却因税收、管理等原因而停产。为此,基金会工作人员三赴下堡,协助学校进行财务核算,项目论证,最终做出了保证学校利益最大化的调整方案。

2000年新开发项目在论证前,我们就强调项目的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和低市场经营风险。特别是吸取了以往的经验教训(受援学校提交的助学项目因响应受援地县、乡政府号召建设千亩、万亩实验基地而上马。学校盲目相信政府会在当地创造一个市场,学校自然可以和农民一起进入这个市场。但当项目进入成熟期后,由于市场规律的作用,政府当初的承诺变得毫无意义,项目因此而陷入危机),注意避免对市场分析的主观性和投机性,协助学校选择那些能够不断领先市场、带动一方经济的有较高附加值、可持续发展的项目。

论证过程中,我们一方面要求项目志愿者和实施单位拿出预算的事实依据,细化预支方案;另一方面,我们根据同类地区或同类项目进行纵横对比,找出项目预算方案中的疑点,帮助学校做出符合实际的项目建议书,并严格按建议书要求考核每一阶段的实施情况和预算指标,三个月一次的项目跟踪表,基本上反应了项目的真实情况。

2000年启动项目中,安寺小学20亩苗圃,一年出圃14万株苗木,赢利18,200元,九个村的168名学童将因此而免费入学。湖南沅陵黄壤坪中学在基金会建议下,改变栽种果树的计划,与当地农技站合作,建设优质绿化、水果苗圃。学校教师和学区内志愿者、议事会成员都对这一既可减少资金投入,又增加赢利速度和数量的提案一致赞成,该项目预期2002年春季将有可观收益。该校大部分贫困学童将因此而获益。

又如广西土博小学果园项目,在基金会和当地农技人员协助下,经过细致推敲,反复论证,使预算趋于严密并具操作性。当地志愿者和学校教师感慨地说,这样的论证教他们明白了什么是商品农业,知道了怎样花钱和挣钱。

在项目运作中,各地志愿人员都以不同方式对基金会提出的“项目规范化管理”做出响应,各地也根据其项目特点制订了相关的制度和措施。如山西西辛璧小学“种鸽园”制订了严格的“养殖员操作规程”,在秋季瘟疫大流行、孝义鸽业公司种鸽死亡60%的重灾下,学校鸽园创造了种鸽无一死亡的记录。在当地群众中树立了良好形象和威望。

就基金会运营项目的总体情况看,惠黎可持续助学项目己基本上走入规范化管理的轨道。基金会为部分乡村小学捐赠的电脑己有一部分接入互联网,它将成为助学项目的管理手段在未来管理中发挥作用。2000年开始执行的其他措施,也将在未来一年中逐步显示其作用。

二、 基金会的自身建设和发展

2000年,惠黎基金会在经历了五年的探索、实践、总结后,进入了稳步发展阶段。

元月,基金会重新编辑、印发自己的双月刊物《惠黎简讯》。制作、发布了惠黎中文网页。它们成为惠黎基金会改善特困儿童教育环境的一个窗口,为关注这项事业的境内外人士提供了扶助贫困、共同发展的信息和机会,也为基金会的成长提供了学习平台。

春季的捐赠者回访活动,使境外捐赠者目睹了项目学校师生在艰苦条件下自强、进取的创业精神,同时也切身感受了惠黎基金会可持续助学项目成功带给人的鼓励和信心。2000年,基金会独特的“惠黎伙伴”运作方式在世界范围内得到了更广泛的认同。

7月,惠黎基金会修订完成中英文简介,全面、系统、完整地对基金会机构背景、可持续助学计划、捐赠与合作、助学项目作了概述,其中基金会宗旨、运作方式、基本要素和原则都是对基金会多年实践、探索的概括和总结,它们经过反复认证和扬弃,成为基金会的行动准则。

过去一年,基金会团体建设也取得可喜进展。我们已经拥有一批坚实、诚信、富有创造性的志愿者,他们是基金会在中国发展最宝贵的资源。

2000年是基金会助学计划在中国境内发展的一个重要年份。基金会在中国境内经过二年的实验后,于1998年开始将助学项目由湖北的三所乡村学校向其他贫困省区的乡村学校扩展。助学项目开始由单一的种植向种植、养殖、加工、销售相结合的综合性项目发展。项目学校也由几十个学生的村小发展到有上千名学生的乡镇中心小学、农业中学。在发展生产型项目的同时更强调助学宗旨,从而陆续建立了专项助学基金、营养午餐、网上教育等专门项目用以改善贫困学童的教育环境。

到2000年这些助学项目都开始进入成熟期,助学效益和存在的问题同时呈现出来,这些问题或因为项目执行者的管理经验和经营水平不足,或因为管理制度和监督、决策机制不够完善、执行缺乏力度。但是都给我们以多方面的启示,使我们在未来的工作中更理性、更成熟、更接近目标和理念。

惠黎基金会中国办事处
 2000/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