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黎基金会中国办事处2001年工作年报


2001年基金会工作的目标主要是对已实施项目的深化管理和延伸服务。我们帮助受援地村民、学校建立健全社区议事会参与机制和助学项目财务管理体系;为受援学校捐赠计算机设备和其他物资;提供现代农业资讯服务,确保救援资金按照项目设计规定的目标使用,使目标学童受益。

一、2001年中国香港及大陆地区接受捐赠情况

2001年基金会在中国香港及大陆地区接受捐赠共计人民币182,651.22元。其中现金137,651.22元人民币(不含香港桂馨基金会捐赠美国惠黎总部的13,000元美金); 物资(价值)45,000元人民币。

2001年助学项目学校接受当地政府配套资金52,000元人民币;地方政府捐赠50,000元人民币;学区内民众募捐70,000元人民币。

惠黎基金会2001年中国香港及大陆地区捐赠一览表
(截止2001年12月31日)
单位:人民币元

                 捐  赠单  位

现     金

实    物

香港桂馨基金会#

            8,000.00元

 

香港怡升制衣有限公司

            7,497.00元

           6,000.00元

华侨茶业发展研究基金会

           10,000.00元

 

加拿大住华使馆捐赠

8,154.22元

 

北京实华开电子商务公司

 

          38,000.00元

陕西安寺小学学区村民募捐

 

          40,000.00元

山西省西辛壁学区民众募捐

 

          30,000.00元

江西兴国方太乡政府捐赠

           40,000.00元

 

湖北当阳陈院乡政府捐赠

            5,000.00元

 

河北兴隆县人民政府捐赠

            5,000.00元

 

受援地政府项目配套

           52,000.00元

 

不愿具名人士捐赠

            2,000.00元

           1,000.00元

合            计

          137,651.22元

         115,000.00元

  # 不包括捐赠给基金会美国总部的13,000元美金。

2001年境内捐赠从结构看:实物捐赠超过现金捐赠;定向捐赠超过非定向捐赠。从捐赠客户分类看:代表境内外组织和企业的个人捐赠超过机构捐赠。

前一特征与境内其他NGO组织通报的捐赠结构相同,在中国境内捐物市场比捐款市场有更大的空间,而定向捐赠则是捐赠市场的主流。它表明捐赠者对所捐财物的用途及受援对象的关心。也证明作为非赢利组织保持财务记录的清晰、透明,项目管理档案和记录的系统、实效,救援目标受益的公正、切实是增加募集的重要保证。

2001年,我们在上一年的基础上加强了对项目的财务管理和跟踪,完成了针对助学项目而进行的“财务知识”系列讲座。与此同时,基金会工作人员多次下乡,亲自辅导项目负责人规范建帐。目前为止,绝大部分项目财务帐目健康,管理有序。

如河北省八卦岭中学项目财务负责人王选中老师,多次通过电话请教做帐规则,12月带了帐本来基金会办公室做年终审核。王老师说:“我怕自己做的不对,给基金会添乱,你们看看,我就放心了。”而陕西安寺小学校长苏仲举从看不明白帐本科目到记帐有条有理,经过了一年的艰苦学习。苏校长曾把他做的帐目寄给基金会并写信说:“我知道有错,因为资产加负债与权益不平衡,但我不知道错在哪儿。”基金会负责财务的工作人员多次通过信件解答苏校长的问题,帮助他分析、纠错。到年底我们访问安寺时,村民们说:“苏校长可以当乡里的会计了。”

2001年,为保证项目财务规范、透明,我们同时加强了各项目点的社区议事会参与制度。在山西西辛壁小学、陕西安寺小学、湖北黄歇口小学、河北八卦岭中学、湖南黄壤坪中学、内蒙古巴彦塔拉中学社区议事会围绕助学项目作出了不同的贡献。(见项目描述)

捐助的第二个特征表明,我们的募集工作随机而被动。2001年只有“中国华侨茶业基金会”是我们选择项目后,主动开发的客户,而对其他不同的捐赠者到底适合那类项目,心里无底。客户募集的开发工作不系统,重点不突出。

2001年10月在北京召开的“中国NGO国际扶贫会议”统计表明,中国非赢利公益事业发展迅速,目前在大陆注册的全国非赢利组织达17万之多。而国内因体制、政策影响及产业调整,市场持续低迷,使得募捐市场萎缩并面临冲击、竞争。因此,基金会工作非态度和决心能够取胜,而需要凭借能力即周密、高质量的项目策划能力;积极有效的客户开发能力;规范、健康的项目实施管理能力和项目监测研究能力来取得捐赠者信任而生存,已成为大家的共识。

2000年,我们在前四年的工作基础上,总结出颇具个性的助学概念,聚焦项目策划,完成了部分能够调动公众情感的项目策划,成功地开发了一批机构捐赠者。2001年,这项工作未能得到很好的坚持,使原本可以长久合作的捐赠伙伴没有做出良好回应。

惠黎作为一个操作型基金会,只能依靠对捐赠者的代理操作来帮助捐赠者实现对贫困学童的救助,传递捐赠者对受援学童的爱心,弘扬捐赠者的精神、文化理念。因此,我们必须一方面对捐赠者进行开发即发现和说服捐赠者认同基金会的价值理念、项目策划和管理风格,主动捐赠。另一方面要对捐赠者提供优秀的服务即严格项目管理,向捐赠者提供完整信息和建立进一步的联系。

为此,我们需要进行系统谋划,建立捐赠者档案,研究捐赠者需求,进行有效沟通,建立起规范的客户开发与服务程序,使之成为基金会工作的重要功能。

二、2001年财务支出状况分析

基金会支出主要包括:助学支出(有资金和实物两种形式,包括专项助学金、生产预支款等);管理经费支出(包括人员、办公费用、差旅等工作经费)。

其中,助学支出572,825元人民币(包括专项助学金、母校助学金、生态项目预支金、学童营养餐、电脑、文具、服装等),占总支出的76.5%;管理经费支出175,941.78元人民币(包括薪金、培训、办公经费、差旅费等),占总支出的23.5%。


 

从2001年支出结构看,管理经费支出比上一年有所增加,而助学项目经费则有所减少。其原因在于:

2001年基金会工作重点主要是对已实施项目进行规范管理。此前开发的助学项目在经过几年的运营后,在财务管理、市场变化、土地归属、政府苛税、可持续发展等方面不同程度地呈现出问题。3月至8月,在湖北、广东、广西等地开展了农产品市场的调研工作。9月到12月在各项目点现场工作。管理费用中的差旅、通讯费用因此比上一年增加。

2001年的合作中,没有上一年与合作单位联合结算办公费用的项目,而增加了无偿为合作伙伴代理操作的项目,如河北、湖南三所学校“母校助学金”项目的设立、实施、跟踪;广东、云南、山西、湖北、河北七所学校电脑、办公用品、文具、服装等物品的捐赠。这使基金会的管理经费相应增加。

2001年支出助学项目款总计572,825元人民币。本年支出的助学项目款,特别是生产项目预支款多为上一年承诺而在这一年到位的应付款。因基金会工作重点临时调整,这一阶段准备启动的生态助学项目实施时间拖后,从而使该项支出比去年降低。

三、2001年项目执行情况

截止2001年12月31日,基金会在中国境内13个省区、31所学校实施了不同内容的50个助学项目。基金会捐赠助学金247,185元人民币;助学项目股本金1,668,023.8元人民币;其他捐赠105,032.24元人民币;共计2,020,241.04元人民币。助学项目带动受援地民众、政府为助学项目募集、配套资金543,150元人民币,使涉及11个民族的上万名学童受益,直接救助贫困学童7,504人次,累计资助金额461,608.24元人民币。(见表)

惠黎中国境内项目实施情况统计表
(截止2001年12月31日)
单位:人民币/元
助学专项基金#1

     247,185元

救助项目/学校

                  50个/ 31所

项目股本金

1,668,023.8元

累计资助学童

                    7,504人次

地方政府配套

      362,500元

累计资助金额

461,608.24元

当地民众募集#2

       180,650元

项目实施地区

京、鄂、冀、晋、陕、粤、湘、赣、滇、桂、青、藏、内蒙古

其他捐赠金额

105,032.24元

援助涉及民族

汉、满、蒙、撒拉、藏、土家、壮、苗、布依、回、仫佬

合    计

2,563,391.04元

#1 不包括来源于收益的救助金额   

#2 不包括劳务折价

2001年开展的新项目注重了环保概念。湖南、河北等地的新项目均以种苗、植树、环保为主题,拟在甘肃、青海、宁夏、内蒙等地开展的新项目也以退耕还草、还林为重点进行论证。

2001年在继续对原有项目进行跟踪管理,特别是加强财务监控的同时,我们在运作情况良好的部分学校设计、实施了“跨越数码鸿沟”和“惠黎母校助学金”等新项目。这类项目弥补了近两年来因项目规模小、分散但要求管理规范、系统而带来的人力紧张和管理粗放的不足,为已实施项目在规范管理、形象树立和再融资方面创造了更好的条件,也使项目学校的受益呈乘数增长。

2001年部分项目执行情况描述:

黄壤坪中学“戴敏/惠黎育苗基地”项目于2001年1月份正式启动,项目总计投资人民币10,8100元,其中,98,100元用于可持续项目的发展,10,000用于专项助学金,当地民众募集2000元人民币,乡政府提供20亩的土地使用权,并为项目建造160平方米的房屋,县政府提供配套资金10,000元,并承诺减免各项税收。

基地2001年培育、了金秋梨、布朗李、早生蜜桃、楠竹等苗木;种植了面积为1亩的西瓜秒,出苗4061株,收入2030.5元。但因苗木过小、气候热、运输距离远等原因,15,000株楠竹成活率仅为15%;65,000株的杜梨、桃苗中第一批30,000株成活率仅为10%,损失折合人民币约4200元。

项目财务管理规范,帐面整洁。议事会委员们在项目运作过程中起到监督作用。

“戴敏/惠黎专项助学金”的4818元人民币已按计划发给25名特困学生;500元用于助教金,奖励一位教学成绩优秀而生活贫困的老师;2001年4月开始,学校为住校学生增加营养,用于午餐补助共计花费人民币2400元。

2001年10份,香港企业家傅志强先生在黄壤坪中学设立“母校助学金”。支持由该校升入沅陵县一中的袁怀才同学完成高中阶段的学习。第一期(高中段)7,497元人民币已到位。在该生考取大学后将继续支持他完成高等教育。11月,傅志强先生捐赠的价值1100元人民币的服装也邮寄到该项目学校。

土博中心小学“三华李”果园助学项目于2001年1月启动,项目捐助人民币84,470元,柳江县政府提供15,000元人民币的助学金配套,村委提供80亩土地作为果园用地。学校对果园进行了扩建和改造,进行土壤改良、果树修剪和管理。

2001年项目收益14,349.10元人民币,救助贫困学童239人次,金额26,724.80元人民币。其中,项目专项助学资金11,724.80元人民币,当地政府配套助学金15,000元人民币。

2001年3月,社区议事会讨论了用桐油饼加磷肥代替甘蔗淤泥改良果园土壤的方案,7月又对果实的销售问题进行了讨论。8月议事会讨论通过了对87名贫困生实施5,997.30元人民币救助的方案。

全福河小学“绿茶园”助学项目由惠黎基金会和中国华侨茶业基金会合作捐资建立。2000年春启动,当年收益11,000元人民币。按当地政府规定,其中10,000元作为税收上缴。为此,基金会工作人员访问了毛湖淌乡政府有关负责人员和乡长,解释捐赠者对茶区贫困学童命运的关注、对政府的信赖和期待,促使乡政府发文为全福河小学茶厂减免税收50%,即返回学校5000元,作为再生产基金和助学基金。2001年,学校救助106名贫困生,共计人民币5010元。

车河堡中学“桂馨果园”助学项目于2001年4月份正式启动。项目总计投资63,050元,其中44,550元用于可持续助学项目,10,000元用于专项助学金,8500元用于购置多媒体电脑一台。基地包括30亩林果苗圃和50亩果园。基金会帮助建成的水井、抽水和灌溉设备已投入使用。

2001年已出售板栗苗2500株、梨树苗3000株,价值人民币7500元。11月惠黎专项助学金5000元捐助了73名学生。10月份由桂馨基金会捐资设立的“桂馨/母校助学金”第一期3500元人民币使11名儿童受益。

兴隆县政府为支持该项目,认证“桂馨果园”为县“农业生态园”示范基地并给予5000元人民币扶持。车河堡村小型水库为“桂馨果园”无偿供水。

八卦岭中学“桂馨苗圃”助学项目二期工程于2001年4月份正式启动,占地14亩,投入人民币48,500元。现有速生杨苗20,000余株;柳树苗3,000株;核桃苗6,000余株;龙爪槐苗、国槐50余株;另有合欢200株、紫薇500株。2001年3月出售杏苗、桃苗4000株,价值7000元人民币。

2001年4月,基金会开展了“跨越数码鸿沟”活动,捐赠15台计算机和价值人民币6.000余元的教学物资,建立电子教学工作室并开展计算机网络知识方面的培训工作。学校已开始通过互连网寻求产品信息及相关服务。

2001年10月,桂馨基金会再次捐资设立"母校助学金",第一期4740元人民币使13名家庭贫困而学习成绩优秀的学生受益。2001年学校通过项目收益发放的助学金人民币5,080元,救助学生53名。

2001年社区议事会先后多次开会讨论"母校助学金"侯选学生的名单;播种技术、种子质量和苗木的销售、管理等问题。

安寺小学“生态实验林基地”于1999年12月由惠黎基金会和芬兰UPM公司合作捐资人民币224,000元建立,现有20亩苗圃、700亩生态实验林。建设中的两座“反季节水果”大棚将用于培植优质水果、蔬菜种苗。

2001年基地苗木成活率达到70%以上,刺槐已普遍长到1.5米。苗圃育出的20.9万株树苗已卖出13万株。2001年助学金9,457元人民币已按计划资助学生300人次。由学区内9个村村民集资4万多元建成的总面积为117平方米的电教室、会议室已投入使用。

项目财务规范、帐面健康、整洁,收入和支出分类帐清晰。2001年项目款结余66,283.86元人民币。因国家规定“退耕还林”款须在苗木成活验收后方能投放现金,故学校2000年和2001年销售的的苗木款27,200元未到帐。

普利藏文学校“青源藏药材、蔬菜基地”助学项目于2001年1月份正式启动,项目总计捐资人民币187,090元 ,其中25亩的藏药材基地和3亩蔬菜基地共投入人民币122,800元,专项助学金人民币29,990元,电脑及辅助设备投入人民币18,950元,学生预苗接种费人民币15,350元。

2001年基地芹归收入2,250 元;土豆30,000斤,出售10,000斤,收入人民币7,000元;白菜2,000斤,它们和未出售的20,000斤土豆用于该校师生的日常生活。

2001年,学校按照项目计划救助了15名学童(孤儿),每人862元/年,救助金额人民币12,930元。2001年11月份,由香港企业家傅志强先生捐赠的一批价值人民币1,300余元的物资,已发放到扎西次木、芝玛取宗等18位贫困学童手中。

方太初级中学“优质兔业基地”于2001年初正式启动,项目总计投入人民币98,278元。当地乡政府配套新建400平方米厂房无偿提供给学校使用,7月厂房建好,8月471只兔笼安装完毕,首次购入种兔225只,并于9月再次购入种兔74只。同时购入颗粒机和粉碎机。

2001年11月,因瘟疫使部分种兔死亡,项目救助目标因此受损,加之项目未设专门助学金,故2001年只救助特困学生5人,金额1000元人民币。

黄歇口小学“Dubow /惠黎杜仲苗圃”2001年在种植杜仲苗的同时与华中农业大学茶叶系教授联合研制了杜仲茶,并已加工生产。2001年项目总收益63,000元人民币(已到帐9,000元,其余将于2002年4月份前陆续到帐),税后净收益28,976元人民币,转入助学金21,900元人民币,年度财务总支出28,854.4;帐面健康、整洁、规范。

2001年已发放优秀学生奖励金额3,000元。2001年计划救助的133名贫困生,将于2002年2月苗款到帐后得到救助,金额12,000元人民币。

社区议事会在新产品——杜仲代泡茶的宣传、推广上起了积极的作用,他们和学校老师一起了解市场,走访华南农大教授,寻找合作者,在县城和周边地市及武汉进行推介。

巴彦塔拉中学“霞草/惠黎山杏基地”助学项目于2000年1月份正式启动,由日本霞草基金会和惠黎基金会合作捐资人民币110,000元,其中,100,000元人民币用于可持续发展项目,10,000元人民币用于专项助学金;当地政府配套资金人民币15,000元,民众募集资金人民币3,500元。

助学项目共有山杏林650亩,间作林地50亩,苗圃50亩。2001年麻黄籽纯收入50,000元人民币,苗圃50万株山杏苗收入48,000元人民币,20亩高粱收入8,000元人民币。2001年该校实行普遍救助,全校500名学生每人减免杂费40元,救助金额20,000元人民币。近18名学生享受全免待遇。学校发放学生劳动奖励金1,000元人民币。

西辛壁小学“种鸽园”项目1999年10月份至今,共实现收益人民币20,646.57元,救助学生313人次,救助金额18,684元人民币,发放优秀教师助教金人民币7,678元。

2001年项目支出9,212元人民币,实现收益10,037.57元人民币。帐面健康、清楚,财务管理规范,收入、支出的归类有条理。项目2001年救助学童116人次,救助金额5,664元人民币。11月,香港企业家傅志强先生捐赠的价值1,000余元的物资发放到16名贫特困学童手中。

西辛壁村支书侯四梅(兼任煤气公司党委书记)自2001年上任以来,组织煤气公司职工和村民为学校添置暖气、粉刷教室、新购桌椅等共投入3万多元。加上项目启动后村民援建种鸽园的三间鸽舍、改建围墙和厕所、以及村民义务工投入等,当地政府、驻地单位、村民为支持项目的发展,共投入人民币约13万余元。

目前由于肉鸽市场价格低迷,养鸽已无利可图,甚至亏损。校长郭增祥及其他社区议事会成员建议改养蛋用鸡,方案在讨论中。

滴水小学“Frances Rollins 茶园”2001年销售茶叶和对外加工收入共计人民币7,035.6元,税后净利5030.09元。 其中4,164.5元人民币用于救助贫困学童58人。11月份,由香港企业家傅志强先生捐赠的一批价值1200余元人民币的物资发放到贫困学童手中。

撒拉女中“香料园”项目1999年12月启动至2001年12月,实现救助金额22,285元人民币,救助贫困学童488人次。按计划完成了救助目标。2000年,助学项目经历了黄河上游历史上少见的旱灾,当地官员和社区群众与学校师生一起担水浇地,使花椒苗成活50%以上,同时50亩辣椒获得丰收,产值达84,000元人民币,纯利近20,000元人民币。2001年,学校补种了800株花椒苗,50亩地种植的辣椒再度获得丰收,纯利15,000元,救助253名学童。

望家小学“茗茶园”项目于1998年2月启动,基金会投入项目股本金35,000元人民币,改造茶园50亩,建造制茶厂房一间,购置制茶机械一套。当地教育局承诺配套20,000元作为流动金,帮助学校开展助学项目。当年茶园加工、销售纯收入7579.93元,救助70名贫困学童,并为170名学童购买了作业本,金额3700元。

1999年,项目纯收入14,830元,救助180名贫困学童,金额8000元。乡政府收缴税收3400元。同年,学校在继续制茶的同时,投入资金40,000元人民币建立香菇种殖场。

2000年春、夏季,制茶项目收益较好,纯收入16,000元人民币。但香菇项目因市场问题失败,损失人民币20,000元。政府在这一年向学校征收税收7300元人民币,这相当于该校30名贫困学童全年的学杂费。

2000年初,为了帮助望家小学在转产的同时做好制茶工作,基金会向学校提供20,000元人民币的无息贷款。11月进行财务检查时,发现教育局当初承诺的配套资金中有10,000元并无真正到位;原校长徐泽华已调离学校;学校茶厂库存500多斤干茶,价值约12,000元人民币;项目帐户上已无现金结余,基金会的流动金贷款无法按时归还。

2001年初,在基金会的多次督促下,县教育局的欠款回到项目学校。由于学校内部财务问题和新旧校长工作交接中的矛盾,学校茶厂在春夏两季完全停产,只是将库存茶叶陆续出售,其收益除交纳政府税收3600元外,救助了35名学生,金额1750元人民币。

2001年11月,基金会工作人员同两任校长徐泽华、宋元富、县教育局局长王永仪、志愿者龙跃进、苟家垭乡乡长以及乡政府、乡教办的相关人员讨论项目该如何进行,问题的焦点集中在政府税收的减免上。2001年初,望家撤乡与苟家垭镇合并,政府工作人员及其家属均搬离望家往32公里外的苟家垭镇居住。交通、商业原本就不发达的望家因此而更加萧条。假如政府一如既往的对学校助学项目征税,学校便没有制茶、售茶的积极性。而政府主管乡长则强调贫困乡的特殊性,政策的统一性、连贯性,无法承诺税收的减免。”地方政府在税收问题上所持的态度,使学校对助学项目失去信心。

马坳小学“绿茶园”80亩茶园已全部更新。2000年,在“白珊助学金”5,000元救助的基础上,学校又从项目收益中拿出3,765元救助51名贫困学童,合计人民币8,765元。

进入2001年,学校在校生人数减少,教师岗位进行调整,人员减少。校长吴敦进和另外两位教师负责制茶,学校因此聘请了两位教师代课,每人每月420元人民币,计人民币5,040元。这部分钱与学校其他8位教师30%的工资,即每人每年3,000元,合计人民币24,000元均由学校自筹。学校将两位代课教师的工资放入助学项目的人员工资中。

2001年8月,校长吴敦进调离马坳小学去柳林河小学执教,助学项目受到直接影响。秋茶时节,学校聘请了两位师傅,帮助学校茶厂加工制茶,每人每月600元,合计人民币3,600元。这一年,学校项目只在春茶制作中获益,除去人员工资和其他成本外,救助学童9名,金额1,998元。

鉴于学校的人事变动和英山茶叶市场的萧条,学校在2001年3月底曾报告基金会,建议将茶厂外包。4月中旬,基金会工作人员访问项目时与学校讨论了这一问题。当时学校因去年教学考评成绩下滑而受到教委和学生家长的批评和指责,吴校长对此颇有情绪。因而基金会对茶厂外包的提议采取了保留意见。同时,我们联系志愿者与当地教委、教育组协商:能否为马坳小学争取人员定额,以解决教学与生产的矛盾?结果因体制问题,教委不能解决这一矛盾,学校只能自己出钱聘用所需要的人。这样无形中增加了学校的负担。

10月,学校召开议事会,最终决定将茶厂以每年2,000元的价格出租,时间为一年,租金收入全部用于学童救助。11月,基金会工作人员再次访问马坳小学,新校长程刚介绍了学校教学工作和助学项目工作的现状,表示在可能的时候学校将收回茶厂自己经营。

2001年助学项目从整体看,各项管理已走入规范,“可持续发展”成为运作较好的项目共同面临的问题,而市场和技术的支持则成为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所在。问题较多的项目除市场与技术支持缺乏外,受援地政府及相关部门的功利和对民众缺乏责任感也是导致项目受阻的重要因素。

四、2002年工作重点

继续加强助学项目的财务管理和监测(计算机信息管理);完善、强化社区议事会制度;加强与志愿者的联系,帮助他们在志愿活动中找到新的价值;积极建立与受援地政府的良好沟通,使助学项目健康发展,救援目标持续实现。

在基金会内部,完善项目档案,加强责任管理;有计划地开展项目研究、策划和宣传工作;加强与境内外NGO组织的联系合作,动员更广泛的资源深化、细化基金会现有的助学概念,拓展新概念,使基金会在严谨、务实的工作中显现个性和活力。


惠黎基金会中国办事处
2001年12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