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 水 绿”
——告诉你一个乡村小学的助学故事

 

滴水小学助学项目于1998年3月开始筹备建设,7月建成投入营运。工程建设总量为修通150米的公路,平整建广屋基,开山炸石341立方米,新盖厂房6间,架设250米长的高压电线,装机8台套,电脑联网一台,总投资65,405.88元。

项目自1998年开始运营以来,为学校创造纯利29,134.6元人民币,救助贫困学童398人次。全校所有学生都得到了程度不同的救助,特困生实现了免费入学。

98年,在村里刚筹集过资金办电,欠了一大笔债,又受重大雪灾的情况下,滴水村村支两委仍为此项目投入劳动力831个,折款8315元人民币;木料373件,折款3730元人民币;炸石材、水泥、瓦等折款8100元人民币。

滴水茶场厂址选在校舍北面的青石坡上,要炸石238立方米。为了通车,还要炸石105立方米。在开山炸石过程中,四组村民包了打炮眼炸石头的任务;七组村民包了砌石案、平整屋基的任务;四组组长余大山亲自抱钻打炮眼。

村民陈桂英、张正英俩女子抬钻机、打炮眼,一干就是4天;70多岁的老人王国顺带着钢钎、锤子和棒小伙子一样干,他咬着牙举着钢钎翘右头,挥着铁锤打石头,汗流夹背不叫累。他说“这是为了子孙后代造福,我虽然老了,但还能出点力。”七组组长王正福亲自掀石头、扒炮位、翘石头、打石头、砌石案,样样说在前、干在前。在他们的带动下,村民个个出全勤、出全力,共同奋斗一个多月,一段150米长的公路通车了,一块170多平方米的厂基炸出来了。

在筹料、备料的活动中,六组村民顶着烈日往返2公里的山路挑石膏,5天挑了10吨多,无人叫热叫累;七组村民冒着酷暑,爬山、钻剌丛、砍木料。龙加芝、郑秀芝两名妇女与小伙们比着干,累得一身汗水,粘了一身灰尘从不叫累、叫脏。有人劝他们悠着点,她们说:“我们有孩子上学,人家帮助我们的孩子,我们辛苦点、出点力气算什么呢?”

学校教师在项目建设过程中,落实每一件事,每一个劳务工、每一种原材料。他们常常是夜晚分头行动,爬山越岭,找村里请示汇报,待一件一件事情得到落实后返回学校就是深夜了。有时村干部忙于村务、村民忙于夏收、又赶上工程所需材料供不上时,无论白天或黑夜师生们随时搬沙、转瓦、下车、传瓦。为了不让建厂原材料丢失,节省建设资金,教师轮流值班,日夜守卫在厂基处。

厂房主体完工后,正值夏收季节,师傅们、村民们都忙着收、种去了,为了早日装机,教师组织学生运瓦,亲自上房子盖房面,一天盖好6间房面。小点儿的学生排着长队在地上传瓦,大点的同学跟着老师上房,传的传,盖的盖。干得热火朝天,这些最大才10岁的孩子在老师的指导下操作,没一个喊怕的,连路人们看了都赞不绝口。

王光荣老师已到退休年龄,每次活动他都冲锋陷阵,和年青力壮的教师一样,毫不示弱;张家荣老师为焊屋列架,天不亮起程赶到集市,一直忙到深夜12点才返回学校。他为了节省开支,到废品站挑选角钢,请师傅加工。在选材过程中,他亲自挑选,亲自帮师傅割材料,抡大锤,砸直材料,手被震裂了口子,鞋底也震断了。

在项目建成功后,为使项目很好地发挥效益,根据操作实际制定了各项管理制度和管理方法。建立健全了7各项管理制度。如《技术员岗位职责》、《公物管理制度》、《财务管理制度》、《安全保护制度》、《议事制度》一切活动都置于制度的管理之下操作运行。

项目较高的管理透明度,较好的服务和加工质量吸引了学校周边的外来客户。茶厂特别注意以质量求生存,信誉求发展。只要有客户上门,他们就立即让机器运转起来。自茶厂开机以来,已有3个村的茶农来厂加工茶叶,每年进厂加工的客户,总计达300多人次,获取加工费一项就达4500元以上。

今年夏季的一个晚上,劳累了一天技术员和值班教师送走最后一名客户,正准备关门时一茶农挑着新叶走来,进门就哀求:“你们无论如何也要帮我把这担叶子加工加工,再晚了可就没用了。”他们连忙递上一杯凉茶:“大哥别急,只要走进了我们茶厂就不会让你们失望而回的。”交谈中得知他是从二十多里外的尖山下来的,茶叶是他的两个孩子利用星期天休息时自己采摘的,准备换回点学习用品。谁知附近的几个茶场都嫌茶叶少、利润薄不给加工。这位父亲为了孩子硬是肩挑着这担叶子顶着高温走了二十多里山路,他说:“我想你们这是学校的茶场,一定会帮我。”两名教师被深深地感动了,他们忘记了全身的疲劳,马上让机器运转起来。这几斤茶叶他们制作得格外精心,烘干、揉捻,每一道工序都一丝不苟。三个小时后,当那位茶农接过精心制作的四斤茶叶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这是一件小事,但正是这样的小事为茶场赢来了客户。

在滴水小学,民主管理渗透到方方面面的每一个环节,成为助学项目最具影响力的特征。

村民议事会早在学校上茶园项目之初即已成立。成员由村组干部、村中德高望重的老人、学生家长、村民代表等按一定比例推荐了11人组成。村民议事会制订了月定议事制度,每月的5号为“议事曰”。诸如确定扶助对象、茶园的财务收支审查、基地划拨等“大事”均由议事会议定。几年来他们工作客观公正,不偏不倚,让全村人心服口服。

在“议事会”里有一本“细帐”诸如孩子的学习成绩、劳动能力、品德表现;家庭的贫困状况、原因等等,它是确定扶助对象的重要依据;议事会还对茶场财务收支项目进行逐笔审查,核准资金去向和使用情况,把好使用关。

滴水小学教职工会虽然只有三名教师,但同样是一个团结协作的集体。他们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学校对每名教师在茶场中承担的职责进行了具体分工:一名会计、一名出纳、一名保管员,技术员主要负责技术,校长负责全面协调,学校每天轮流安排一名教师协助技术员搞好工作。学校还制订了管理制度并在教职工会上讨论通过,公布上墙。

学校茶场对茶叶、油料加工实行明码标价,老少不欺。为了不断提高服务质量,设立了客户意见卡,对茶叶、油料的数量、质量、价格、服务态度等方面广泛征求意见,将收集的意见定期在教职工会上通报,核实后限期整改。如一村民对油料的加工成色提出了意见,学校及时通过教职工会将这一情况进行反馈同时和技术员一起请有经验的专家指导,终于解决了这一技术难题。

学校每月一次向教职工会通报资金使用去向,对茶场的收支逐笔公布,接受职工会监督,确保经济往来日清日结,帐目清楚,立据规范,同时按时将茶场收支明细帐目提交村民议事会审查。做到了财务收支健康、透明。

学生会由各年级班、队干部和学生代表、少先队员代表共计10人组成。孩子们自发组织“护林组”,保护茶园一草一木,利用休息时间配合教师参与茶园管理,防止牲畜糟蹋茶树。还帮助老师收集信息,提出救助款分配意见,保证救助的公正。

助学项目坚持财务收支做到两公开、两监督即向全体教职工公开公布、向全体学生及家长公开公布;交议事会审查监督,交学区审查监督。

学校对进厂加工的生料、成品的记帐、收费实行三方制约两公开即进料、出品过秤由学校负责人经手、客户和技术员监秤。进料、出品的级别实行公开记帐,公开收费标准。记帐收费本摆在加工现场,随时供顾客、师生、技术人员查对核实。

在为帮助学生靠科学技术学会致富的本领,助学基地成了学生实习的大课堂。教师经常利用自然、劳动课将学生带进基地,教给学生拔草、施肥、捉虫、采摘名茶、普茶,同时要求学生编写观察日记、搜集作文素材,全面提高学生素质。

学校现有基地75亩,其中成品茶基地30亩,年可采摘鲜叶2800至3000斤。茶叶在3名教师手把手的辅导下,由全校学生采摘。制作时,教师和技术员掌握火候,辅导开机、揉捻和烘烤的技术要点。孩子们把在茶园学到的术语和制茶技术说给家长听,家长都觉得新鲜并试着去做,他们说:“现在学生在校又学文化、又学技术,还养成了爱劳动的习惯,真让我们放心了。”

由于学生在采茶、制茶过程中学到了致富本领,受到了劳动锻炼,培养了学生克服困难的坚强毅力。加上项目创收救助了全校学生,特别是特困生得到了重点救助,村民都非常信任学校,积极地把学生送进学校受教育。自办起此项目后,滴水小校学生年年的入学率、巩固率均达100%。茶园已形成良好的“造血功能”,村民们高兴地称它是娃儿们的“绿色银行”。

 

打印友好界面版本
将该页面发送给朋友

 

 


   
 
机构背景  

    可持续救助

    社区议事会

    财务控制

 
影像写真  
捐资赠物  
助学统计  
工作报告  
惠黎纪事  
惠黎随笔  
惠黎简讯  
     
 
   
更新于:
网页设计:webmaster@phelex.com
版权所有© 2003 惠黎基金会 惠黎(香港)基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