沅陵之行----怀念篇

彭 毅

 

2008年7月10日,我又一次地回到了沅陵,在时隔六年之后,从长沙坐了8个小时的车,于凌晨4点半到了怀化,之后转乘汽车,颠簸了4个多小时,才到了沅陵。

一样的盘山道,一样的湘西吊脚楼,和六年前相比,似乎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快到县城的时候,道路变好了,楼房变漂亮了。从少帅广场(当年蒋介石囚禁张学良的沅江公园前)过了沅江大桥,就进了县城里面。

本来约好第二天去给覃老师上坟的,一大早起来,暴雨不断,只好取消。6年前,我以惠黎基金会项目助理的身份对沅陵的几个助学项目进行了考察。一路陪同的就是基金会的志愿者覃远志老师,当时他刚从长沙做完手术回来,可我并不知情,60岁的老人,一路陪着我,颠簸着走完了黄壤坪、棋坪、麻溪铺、官庄镇的苗族、土家族村落,当时的贫穷状况让人震惊,一些乡镇是不通公路的,得搭渡轮过去。

当时,因为当地学校的招待过于奢侈(以我当时的标准),使我很不高兴,吃饭的时候就发火了,弄得学校的官员和覃老师都下不来台。

后来,覃老师告诉我,学校的老师都很艰苦,这样的招待,一是好客,二是他们也很少有机会加餐,饭菜都是学校的食堂自己做的,费用并不高。其时的我,只想到既然很穷,就该好好节约,哪里想到他们的感受?好好的一顿饭,因为我的一顿火,害得大家都吃得不高兴了。

从沅陵回来之后,基金会将黄壤坪小学草皮种植和棋坪苗乡茶叶基地的考察的报告交给了境外的捐赠者,等待认领。

然而,从沅陵回来之后,不到半年,覃老师就因为肝癌晚期过世了。陪同我的那一次考察,是他几十年从事乡村教育的一小部分,没想到,却成为了他生命中的绝唱。我很羞愧,我事先并不知道他身染重病,还居然让一个身染重病的老人颠簸着陪自己跑了那么长的乡村公路。而他,像一个慈祥的长者,耐心地陪着我,一路讲解,丝毫没有告诉我生病的事情。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有个愿望,就是到覃老师的坟上,上上香。然而,10日早上,因为天气的关系,狂风暴雨不断,最终没能成行,在出发去黄壤坪乡之前,见到了覃老师的小女儿覃燕,她说的一句话很好:“这个世界,人们所看重的名利和争夺,最后不过是一场空,人活着,是要有所追求的,从父亲的身上,我看到了一个人淳朴的品质。他把改善乡村教育事业当成自己的愿望和精神追求,在他生前,我们总以为他那么大年纪还四处操劳,是自找苦吃,但在他身后,我们才终于理解了这样的事业在他的人生中的重要意义。如果有帮得上忙的地方,请告诉我,我愿意去做父亲生前未能完成的事业。”

是的,人总是要有追求的。淳朴这个词,在日益浮躁的空气下,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然而,最能感动和触动人的,是一个人淳朴的内心和本质,这是那些精于专营,巧取豪夺的人们,所不能体验的内心。物以类聚,道不合者,不相为谋。

真正的慈善,慈善是自发自愿的行为,它来源于人内心的善良本性和爱的初衷。慈善本身强调的不仅是善的结果,更重要的是善的行为中体现的尊重、善良和自发的人性。任何捐赠和善的行为都应该得到整个社会的尊重,哪怕他(她)捐的是一分钱,哪怕他(她)只是默默祈祷。善的行为只应该受到鼓励和赞赏而不是受到指摘和抱怨。

 

打印友好界面版本
将该页面发送给朋友

 

 


   
 
机构背景  

    可持续救助

    社区议事会

    财务控制

 
影像写真  
捐资赠物  
助学统计  
工作报告  
惠黎纪事  
惠黎随笔  
惠黎简讯  
     
 
   
更新于:
网页设计:webmaster@phelex.com
版权所有© 2003 惠黎基金会 惠黎(香港)基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