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西部之看到的想到的
作者:湘 西

 

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去年毕业于湖南湘潭大学,志愿服务西部,我选择了贵州,后来被分到贵州省息烽县鹿窝乡,在乡党政办公室工作。在这里比较关注三农问题与农村教育。由于笔耕不勤,半年所看到的,所想到的,最近这些日子才写下来,写得比较混乱,不妥之处,欢迎大家指正,也请大家见谅!

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这里的情况。息烽县位于贵州省贵阳与遵义两大城市之间,按说其区位优势还是比较明显的,并且有贵遵高速和焦柳铁路线贯穿其中,交通也算方便,到贵阳坐快巴只需70分钟左右。息烽在全国有点名气的算息烽集中营和玄天洞了,息烽集中营是国民党时期关押政治犯的地方,在军统内部称为大学,著名的重庆渣子洞集中营其实只是小学了。玄天洞就是当年囚禁爱国将领杨虎城将军的地方,杨虎城将军曾在这里度过了八年岁月。目前这两处都保存得比较完好,相距也只有七八里路的样子。而在贵州省内比较有名的是这里的温泉了。

关于我所在的鹿窝乡。位于县城西北43公里处,毗邻长江支流乌江的南岸,处于大山深沟之中。目前有一条通往县城的柏油公路,两条条县级公路。13个村中有9个村有通乡公路,由于国家投入少,地理环境恶劣,地质条件差,资金严重不足,许多通村公路虽已打通毛路,却无法通车,处于瘫痪状况,既影响了群众的出行,也制约全乡经济的发展。鹿窝乡分为高海拔与低海拔区,属于无任何工业的纯农业乡。主要经济作物主要为油菜籽、西瓜等(有部分农户种有烤烟)。由于自然条件较差及农田水利等基础设施薄弱的制约以及农民自身观念意识的落后,目前全乡经济社会发展相对来说还比较滞后,农民生产生活条件还比较差。当前乡里主要用上面扶贫资金免费给农民发放经果林树苗,如果市场前景看好以及技术配套措施能跟上的话,两三年挂果后,将能为全乡相当部分农民带来实实在在的收益。由于乡境内的老窝寨地处在乌江水电站库区上游回水地段,风景还可以。按照县政府与某旅游公司开发乌江库区旅游资源的协议方案,其主体工程将建在鹿窝乡,如其实现,将是鹿窝人民的福音。

关于土地问题。鹿窝乡地处大山深处,名曰“山清水秀”,但山高沟深,平地太少(这也是贵州普遍现象),田地小而且分散。如果严格按照国家政策规定,坡度在25度以上的耕地需退耕还林,鹿窝乡有相当部分耕地符合这一规定,有的甚至陡到50-60的坡度。可以想象耕种的难度及农民劳作的辛劳。加上这里农田水利设施比较薄弱,基本上只能靠天吃饭。还需解释的是,山上与山谷下的土地比较起来,山上由于农民住得分散,土地较山下相对多些,但由于自然原因,一般土地比较贫瘠,一亩水稻的收成要比山下少150-200斤左右,而且成熟期也晚。土地问题虽然目前还未达到突出的程度,但也已经造成了比较严峻的现实。

在我走访的相当部分的学生家庭,多是因为土地少而致贫。虽然主要在于人多地少这一无法改变的客观原因,但也跟这里特殊的土地分配政策――一次性分配有相当的关系。据了解,自1981年分地后至今,除去98年国家土地延包外(对人地关系并无实质影响),土地再未进行调整。用这里的话说就是:生不添,死不减。虽然农转非、考上大学以及已亡的鳏寡孤独能屯出一部分土地,村里也能重新分包给需要土地的人,但考虑到这部分土地数量少以及上级征用的一部分土地,这两部分基本上抵消了。1981年后出生的人口至今仍没有分得土地。想想20多年这里出生了多少人!!!由于土地长时间未得到调整,80年代后组成的家庭,基本上只有男方拥有一个人土地,女方虽然对娘家自己的田地拥有决定权,但土地是不动产,外嫁时无法带走,因此一般情况下都是由自家兄弟均分。这就造成目前相当一部分家庭只有一个或两个人田地,而又有一部分家庭拥有超过自己所需的田地。也导致一部分家庭致贫。

以我调查过的邵永碧一家为例,她家有六亩地,其构成为:爷爷一亩,奶奶(已过世)一亩,爸爸一亩,几个姑妈留下的土地。先假设她父母只有一个孩子,那么她家现在只有四个人却拥有六亩田地。实际上邵永碧有7兄妹(现在责怪其父母超生已为实际意义),一家10口人,以致父母要养活一家人不得已从别人家里租种了四亩地。这家人或许是人多地少及这一政策下现实的最好注脚。

目前我还不了解这一政策制定的背景及其当时的现实依据,其他省市的土地情况也了解不多,就我所了解到的,湖南虽然也由人地矛盾,但分配方式与这里不同,土地一般3-5年调整一次,将外嫁的女儿、农转非、考上大学以及亡故的鳏寡孤独的土地拿回村里重新分给近几年里出生的小孩和村里新娶得的媳妇。这样不会出现有人土地多,有人土地少的情况,相对来说比较公平。要解决目前土地不公平的现象,将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也可能牵一发动全身,解决得不好,有可能影响到农村社会的稳定。因为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关系。也会出现现在看来无法解决的公平问题,比如,重新分配土地的话,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因政府征用土地得到补贴而现在缺地的农户,重新调整土地时给其土地,对其他农户是否公平?还有,农民在自家土地建房造成田地少的及超生所引起的缺田少地,是否能分其土地?如果可以,是否会鼓励超生,或造成既成事实下的乱占用耕地建房?这也都是很现实的问题。

再谈谈这里的教育状况。目前全乡在校学生1391人,其中初中生595人,小学生796人。在县城上高中的学生数现在还没统计上来(主要是去县里不是很方便)。有教师126人,其中大专学历的只有7人,但教师供求基本饱和。包括一所不完全中学,五个教学点以及六所小学全乡共有12所学校,其中偏远的西安小学只有36人,四个年级。

当前鹿窝乡教育面临的主要问题,一是初中辍学率较高。以鹿窝中学(只有初中)为例,从2002年至今初步统计的辍学生多达150多人,而鹿窝中学每年在校生基本在500-600人左右。以600人计,除去各方面的误差,得出最保守的辍学率也在10%以上。

二是相当多的学生交不起学费。仅以鹿窝中学2004年上学期为例,全校应收的款额是10万多一点,但目前(截至到2月26日)还有3万多没有收上来。也就是说,还有30%以上的学生由于各种原因而未交学费。而已交的学费里面有一部分是老师们先垫交的,一些老师由于和贫困学生有沾亲带故的关系,相当于先借钱给这些贫困学生家庭交学费,至于什么时候还,是老师和贫困家庭的事。在本人所认识的老师中,都存在这种情况。分析这种情况有可能分散老师的教学精力,也影响到学校的办公以及各种活动的开展。

三是师质力量薄弱。2003年12月底全乡在册教师128人,具有中级职称12人,占教师总数的9.37%,初级职称100人,占教师总数的78.1%;未评职16人(均属见习教师),占教师总数的12.5%。大专学历的只有7人,占教师总数的5.4%;中师(含中专学历64人)占教师总数的50%;高中及初中学历13人,占教师总数的10.17%;中学教师37人,小学教师91人。受学生离校太远,路上花费的时间较长,这里的小学教学基本都是半日制,上午10点开始上课,下午2-3点就放学。

还有一种在我看来比较奇特的现象,为了方便管理,有些小学实行包班制,就是一个老师负责一个班,这个班的所有课程都由包班老师教授,不管是语文数学,还是体育美术。这样条件下的教学质量当然好不了,全乡的相关数据我还统计出来,但看到的事实已经足够惊人了。

如果你能亲眼看到这些学生的成绩,用我们乡长的话来说:心里冰凉冰凉的。这话是我将她资助学生的成绩拿给她看时所说的。百分比分母为个位数或者为“O”的及格率以及分数之低,谁都会为之动容。不能怪我们的老师没有努力,将他们分到这个山窝窝已经够委屈他们的了;也不能怪这里的孩子不够聪明,如果他们能和城里的孩子一样享受同样的学习环境和条件,他们也一样能学得很好。

农村尤其是贫穷地区农村的地理劣势,加上自身财政的捉襟见肘,决定了目前农村教育的现状。当然,随着国家对农村教育加大投入以及像你们这样关注中国教育的爱心人士越来越多,农村的教育状况还是会变好的,我一直怀着这样的希望。

关于助学。目前这里助学资金的来源途径还是比较多的,有老师自己想办法解决的,有乡政府及上级部门帮扶的,乡里面每个学期都组织干部群众捐助学款。现在比较多的是来自网上爱心人士的,但这些方式大多都不够稳定,不像希望工程那样资助学生小学毕业或初中毕业,当然希望工程资助的量与资金比较有限(小学生每期50元,中学100元),每个贫困地区能申请到的助学名额无法满足贫困学生的需求。鹿窝乡目前需要得到救助的学生人数以及现在已经得到资助学生的确定数据还未统计出来,但从自己已掌握的情况,保守估计需要得到救助的贫困学生也在200人以上,而现在得到资助的学生不超过其中的一般,形势还是比较令人担忧的。

过年来鹿窝后的这段时间,到下面跑得比较勤,全乡大部分学校、教学点都去了解了一些情况。一直都想给全乡的贫困学生做一个比较详细的档案,因为考虑到每次上面来了资助学生的通知(比如接到团委希望工程资助的通知,或者上面单位临时性的通知),乡里及学校都是临时性地提供一些学生名单,其中可能存在一些细节上的问题,比如时间比较紧的话,学校可能来不及了解学生家庭的详细情况,或者可能就是凭老师自己的印象。这样报上去的材料不免有些失真或者不是最需要得到资助的学生,对捐方来说也有失公允。所以过年来后的这段时间在这方面花的精力比较多。

目前和全乡六所学校的校长确定了一个大名单,共126人,有这些学生的基本资料,包括性别、出生年月、地址、所在年级以及老师方面介绍的一些情况等,并给每个学生照了一张像,以作备用。其余六所学校的名单正在确定中,不过估计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定下来。现在全乡所有学生的2003-2004学年上学期的成绩也已经从乡教辅站拿到手了。下一步要做的就是核实学生的家庭情况,但要把200左右学生的家庭情况走访完,靠在党政办工作的我来说不现实,现在我想的是能不能找到一个自己能够信任的老师,然后由他提供资料自己整理。

当然,也必须有一些监督的办法,比如对其提供的学生家庭情况进行抽查核实。而对自己无法担保的,则只能靠自己亲自落实了,能走访多少走多少,尽力而为!我理解捐方朋友都愿意资助家庭贫寒又成绩较好的学生,但这也会造成一种倾向,就是学校报送学生的材料时,每个学生的成绩都写好,在我了解的老师中,几乎都有这样的心理。但实际上这样的学生并不是特别多,并且有部分已经得到朋友们的资助。

我想在优先资助那些家庭贫寒成绩突出的学生的同时,如有条件的话,可以适当给予占大多数学习成绩一般但家庭贫寒的学生。当然,这对于做助学的朋友来说,有点不合理了,毕竟大家募集的善款有限。而且站在大家的角度,这些善款都要用在刀刃上。但我仍然坚信每个孩子都享有同等的受教育权利,不能让孩子输在同一起跑线上。看到的现实已经足够现实了,可幸的是自己还没有多见不怪,时时的新发现仍然能引起内心的震撼。所以我一直在努力,一直在跟外面的朋友联系,给他们介绍这里的情况,也在网上认识了许多做助学的朋友,取得了一定的成效,而和大家取得联系,得到大家的支持和鼓励对我来说已弥足珍贵和鼓舞,让我不至于在这里寂寞地行走。

 

打印友好界面版本
将该页面发送给朋友

 

 


   
 
机构背景  

    可持续救助

    社区议事会

    财务控制

 
影像写真  
捐资赠物  
助学统计  
工作报告  
惠黎纪事  
惠黎随笔  
惠黎简讯  
     
 
 
 
 
   
 
   
更新于:
网页设计:webmaster@phelex.com
版权所有© 2003 惠黎基金会 惠黎(香港)基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