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高原的志愿者


阿牛是云南省德钦县的一名藏族汉子,他一字不识,却建了一所完全免费的藏文学校。50个孩子来自周围几十户穷困人家。阿牛每年两次到西藏昌都买回孩子们需要的课本,来回10天时间。他说想让这些穷孩子读书,长大了做一个好人,多做善事。为了支持他办学,弟弟阿茸卖掉了跑运输的东风车,阿爸卖掉了自己放牧的牦牛。阿妈把粉碎机、电动机也转让给了别人,阿牛全家经济陷入了困境。2000年,惠黎基金会为阿牛学校捐资17.5万元人民币,帮助他的学校建立了藏药材基地和蔬菜基地。阿牛憨憨地笑了,他终于可以不再为请不起教师,孩子们吃不到蔬菜而发愁了。

老董叫董德福,他是云南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的退休干部,1962年学校毕业后分配到德钦,一干就是几十年。老董是汉族人,但藏话说得很好。他自家的菜地郁郁葱葱,看了让人不敢相信那是在海拔3,500米的雪域高原。老董义务地为阿牛学校的孩子们讲授自然课,还帮阿牛经营基金会资助的藏药材和蔬菜基地。老董说,阿牛朴素的愿望也是很多藏胞的愿望。他想帮助阿牛实现那个愿望。

钟医生个子不高,胖胖的,看到他你会想到弥乐佛。知道他学名的人不多,县城里的男女老少都叫他钟医生。钟医生己经退休,和儿子钟华用自家的住房开了一个客栈,取名“德兴藏家楼”,颇具民族特色。来这儿的人多是朝觐“卡瓦格博”圣山(梅里雪山)的香客和游人。他们喝钟医生夫妇打的酥油茶,听钟华讲藏传佛教各宗派复杂的历史和生动的传说。夜幕降临,不同国家、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人们围在一起,或者听钟华的藏族朋友们唱歌,或者跟随钟医生父子跳锅庄、弦子。钟医生一家都是阿牛学校的志愿者。他们用一切可能的机会向远道而来的人们讲述阿牛办学的故事。从钟医生家到阿牛学校来回要走7公里山路,钟华的妻子安宗每周三次去阿牛小学,义务为孩子们上英文课。说到他们的所做所为,钟医生说:“施人于善心,返回的也是善心。”钟华则弹着他的吉他唱起了藏歌,大意是:人在世间,空间很小。追求快乐,却往往碰到困难和不幸。与其怀着悲伤念经,不如怀着善心,唱着欢乐的歌前行。

王霞、汉族、36岁、西藏山南地区桑日县县委副书记。她做过心脏手术,身体单薄瘦弱,但她的坚强、干练和她的妩媚、乐观一样鲜明、生动。她做过老师,喜欢读书、写诗,还写得一手漂亮的硬笔字。她工作的地方离拉萨260公里,那儿空气稀薄、人烟稀少,孩子们上学要走很远的山路,大部分学童在校寄宿,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学校有几十亩果园,果树品种已经老化,几乎没有经济收益,学校只能用青涩的苹果换取青稞给孩子们做主食。王霞建议学校更新果树品种,发展牛羊牧业,用收益给孩子们改善生活、补充营养。为了实现这个愿望,她组织资源、寻找合作伙伴。在问到她这样做的原因时,她笑笑说:“为了让那些和自己的女儿一样大的孩子能留在学校完成学业。”

小唐,大名泽辉,一个被高原阳光晒得黑里透红、健康魁梧的藏族小伙,现任桑日县副县长兼县教育局局长。从西藏民院毕业后,他从教师一步步做到局长、副县长。他熟悉桑日的每一寸土地、每一所学校,包括那些离县城300公里、海拔在5000米以上的教学点。那些学校往往只有一个老师和几个孩子。小唐下乡一般步行,有些地方不通公路,自带干粮要走好几天。见到他时,他正在教学点,他自豪地说:“我们桑日的义务教育巩固率在整个西藏名列前茅。”眼下,他正忙着协调关系,组织当地资源与惠黎合作,以求为桑日的贫困藏童建立一个持久的经济来源,保证生活在这片艰苦、神秘土地上的儿童接受正常教育。



打印友好界面版本
将该页面发送给朋友

 

 


   
 
 
创业精神  
团队精神  
企业精神
汉藏一心  
上海青年  
志愿骨干  
教师群体  
有感而发  
暑期志愿者  
优秀志愿者  
 
 
 
 
   
 
   
 
 
 
 
 
 
更新于:
网页设计:webmaster@phelex.com
版权所有© 2003 惠黎基金会 惠黎(香港)基金会